山东淄博:推进“五源治理” 提升司法公信力

         近年来,为落实“抓前端治未病”理念,山东省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创新推进诉源、案源、执源、访源、腐源“五源治理”系统工程,以源头为重点,以根治为目标,推动矛盾防于未诉、案件止于未衍、裁判履于未执、信访察于未发、腐败禁于未萌,让人民群众切实感受到公平正义就在身边。

  狠抓诉源治理 促进矛盾纠纷前端化解

  拐弯、再拐弯,上坡、再下坡……面包车行驶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山里信号不好,果园在导航上也无法显示,法官李敦刚带着准备好的普法资料和合同范本,靠着脑子里的“地图”带路,走进村委会、果园、冷库。上门普法,是沂源县人民法院东里人民法庭的法官们在苹果销售季必做的工作。

  沂源县是有名的果品生产基地,“沂源红”品牌更是享誉全国。东里法庭庭长齐元林介绍,以前果农交易不规范,很多连合同都没有,常出现拖欠果款、“代办”卷款出逃等案件。这些年,为了从源头预防和化解矛盾纠纷,法官们把法庭搬到果园、村里、农户家中。“我们还带来了借条范本,大家一定要记住,借钱的时候光口头约定没用,日后打官司很麻烦。”法官一边向村民发放果品储蓄销售风险提示单,一边叮嘱大家。果农普遍年纪较大,互联网使用率很低,上门普法的方法虽然看起来有点笨,但是效果却是真的好。沂源法院还主动对接果品行业组织,创新果业链纠纷诉源治理模式,把矛盾纠纷化解于未发。今年东里法庭的案件数量较2021年下降了30%,调撤率超70%。

  近年来,淄博法院充分发扬新时代“枫桥经验”,积极融入综合治理格局,推动“万人成讼率”常态化考核,与15个市级部门、20余家行业调解组织建立了集先行调解、委派调解、司法确认于一体的一站式调处机制,促进大量纠纷化解在诉前。为了切实发挥人民法院服务乡村振兴、助推社会治理的职能作用,淄博中院在全市推动“无讼村居(社区)”建设,在重点村居、社区、产业园区设立346处“E+智慧法庭”,让司法服务延伸到每一个角落。

  淄博火车站北广场片区改造工程是淄博历史上最大的征迁工程,新华街社区就是此次北广场改造的重点小区。为了满足群众多样的法律需求,2021年,“E+智慧法庭”正式入驻新华街社区,通过“一屏、一线、一终端”,张店区人民法院与湖田人民法庭对接,为其提供线上线下司法服务。“E+智慧法庭”在不增编、不盖房的情况下,做到了偏远山区农村必联、软弱涣散基层党组织必联、矛盾易发多发行业必联,坚持互联网思维,让“马锡五审判方式”精神在新时代基层治理中熠熠生辉。

  狠抓案源治理 查明事实定分止争

  “审判质量是法院工作的生命线,在所有质效指标中,服判息诉属于核心的核心、关键的关键。”淄博中院院长梁久军反复强调。为切实提升审判质效,守住司法生命线,淄博法院从“案源治理”入手,减少“虚假案”“案中案”“案生案”,最大限度为纠纷“画句号”。

  近日,淄博中院审监庭成功调解了一起长达30余年的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再审案件,该案源于20世纪90年代乡镇供销社的银行贷款,该不良债权经过多次转让后由自然人购买而成诉。在查阅卷宗过程中,法官发现债权人与供销社还有5个关联案件,一审判决生效后已向原审法院申请再审。合议庭征得双方同意后,决定将6起案件合并调解。经过多次“面对面”“背靠背”交流,法官从证据效力、诉讼成本、供销社现状、实际执行兑现率等方面耐心分析,最终劝说当事人冰释前嫌。“本案成功调解并当场过付兑现的同时,实现了另外5起关联案件的圆满化解,大幅减轻了当事人诉累,节约了司法资源,避免了后续审理、执行、信访等案件的发生。”法官胡文伟说。

  “案源治理”的核心在于提升审判质效,淄博中院全市法院业务骨干中组建专门攻坚团队,围绕一审“准确查明事实、实质化解纠纷”,聚焦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买卖合同等8类案件,总结形成12余万字的《一审案件事实查明操作精要》;围绕“二审有效终审、精准定分止争”,针对机动车交通事故纠纷、婚姻纠纷、劳动争议纠纷等12类重点案件,制定《重点类案法律适用疑难问题解答》,对280个疑难复杂问题逐一深入研究、统一法律适用。

  坚持“眼睛向下”扎根基层,淄博中院成立了10个类案指导小组,推动两级法院业务交流、对下指导机制实质运行,有效提升审判权运行机制的专业化、科学化水平,最大限度减少同案不同判问题的发生。在全市法院推进“一码到底”审判监督,构建“类案检索初步过滤、专业法官会议凝聚共识、审委会讨论决定”分层递进定案把关机制,有效减少质量不高的“案中案”和程序不严的“案生案”,案件发改率全省最低。

  狠抓执源治理 立审执一体化破解“执行难”

  “本判决生效后,负有履行义务的当事人应及时足额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逾期未履行的,应自觉主动前往一审法院申报经常居住地及财产情况……”这是博山区的窦某某收到的一份特别的判决书,也是淄博法院开展“立审执一体化”执源治理发出的首份执行通知书。本案的主审法官、淄博中院民一庭庭长王忠熙说:“将执行程序中的执行通知书内容嵌入生效裁判文书,是我们对民商事裁判、调解文书制作格式的创新,统一了生效判决和执行的履约期限,同时减少了执行送达环节、缩短执行时长,督促当事人及时履行判决。”

  为“切实解决执行难”,淄博法院在全市开展“立审执一体化”执源治理工作,贯彻法院“一件事”工作理念,将执行工作的相关措施前置到立案、保全、调解、审判、执行各环节,实现了从末端治理到源头治理转变。今年上半年,全市法院已确认当事人送达地址40093份,送达嵌入执行通知内容的裁判文书10869份,为及时履行债务的当事人发放自动履行证明书835份。

  4月15日,博山区人民法院快执团队团队长郭顺利接到了网格员王忠杰的电话,他和同事立刻赶到了李家窑社区,为一起执行案件进行和解确认。张某是承担连带保证责任的被执行人,因为不是主债务人,所以抗拒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李家窑社区的网格员王忠杰、杨静在得知张某的情况以后,多次上门走访对其进行劝导,最终说服张某同意以分期履行的方式达成执行和解协议。

  执行工作事关当事人合法权益的实现,更关系到社会和谐稳定和信用体系的建设,需要凝聚社会合力来共同解决。淄博法院主动融入共享共治社会治理格局,调动社会力量参与执行,把执行案件推送到乡镇综治中心、城市社区等社会单元,利用调解员、网格员人熟、地熟、情况熟的优势参与执前调解、督促履行等工作,执行效果明显提升。同时,全市29处人民法庭均设立前沿执行站点,就近执行相关案件,保障胜诉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得以尽快兑现。

  狠抓访源治理 及时解决群众合理诉求

  涉诉信访是检验解纷效果的“晴雨表”,加强访源治理、推动关口前移,既是预防重大社会矛盾风险的重要前提,也是做好信访工作的治本之策。淄博中院严把立案、送达、审判、说理、执行、信访等关口,全面梳理排查节点重要风险隐患,严防因“久调不立”“审理硬伤”“回应不足”“执行不力”“作风不正”等引发信访问题,制定出台了《涉诉信访办理规程》等6项配套制度,自行开发了“信访管理系统”,有机嵌入全流程办案系统,推动涉诉信访事项办理标准化、流程化、制度化。

  3月15日,在淄博中院信访接待室中,梁久军接待了一起涉行政执行案件的高某某。来访人高某某已经80岁了,来法院反映被执行人已经支付的赔偿款不足以弥补自己损失的问题,请求法院帮助协调多支付部分款项。梁久军耐心倾听高某某的诉求,详细了解案件情况,并向高某某承诺将反映的问题督办到底。来访人从进法院时的激动不安到后来的心平气和,展现的是法院人耐心倾听、善意解答,帮助群众化解纠纷的朴素法律情怀。

  为进一步畅通群众依法依规表达诉求渠道,2021年4月起,淄博法院在全市开展“院长大接访”工作,要求集中解决当前发生的信访突出问题和群众反映强烈的热点问题,积极主动为群众排忧解难。“院长大接访”真正使一批上访积案得到妥善化解。今年以来,为进一步推动“为群众办实事示范法院”创建活动,淄博法院在全市开展信访积案化解“百日攻坚”活动,结合“院长大接访”工作,深入开展信访风险隐患大排查大化解。坚持“谁产生、谁负责,谁引发、谁负责”,将信访风险评估作为程序流转、质效监管、定案把关的必经一环,创新立案、审判、执行全要素协同化访的信访风险稳控模式。

  狠抓腐源治理 完善廉政风险防控机制

  4月25日,淄博中院督查室邀请特邀监督员随机对中院和基层法院开庭情况进行监督。庭审结束后,特邀监督员杨光磊对庭审情况给予了积极评价:“淄博法院在审理过程中用语规范、秩序严谨,在疫情防控常态化下,为了保证庭审顺利进行,作出了很多创新和尝试,也希望以后监督检查可以常态化。”

  自“五源治理”工作开展以来,淄博中院聚焦管人、管案、管权,建设“以制约和监督司法权运行为核心、以岗位风险防控为基础、以加强制度建设为重点、以信息技术为支撑”的廉政风险防控机制,最大限度压缩司法腐败生存空间。特邀监督作为“腐源治理”的一个常规性动作,已经在淄博两级法院常态化开展。

  “腐源治理”的根本在“防”。淄博中院大力推进法院廉政文化建设,强化教育引领,铲除“想腐”之源,完善政治轮训、谈心谈话、警示教育、廉政家访、重大案件审前宣誓等机制,持续巩固政法队伍教育整顿成果,让政治教育刻脑刻心、警示教育入神入魂、英模教育见行见效,切实增强干警拒腐防变的思想自觉。

  规范权力运行,斩断“能腐”之根,建立权力责任清单,制定出台《党风廉政警示教育实施意见》等4项制度文件,系统梳理立审执等要害岗位8类致腐风险点,完善分案、保全、举证、裁判、执行、过付、采购等权力运行规范指引,堵塞腐败滋生的漏洞。倚“惩前毖后”之威,摧垮“敢腐”之基,完善线索收集、移送共办、交叉督察、挂牌督办等机制,重拳整治干预办案、消极执行、违规“减假暂”等七大类顽瘴痼疾,查纠一体、动真碰硬,群众反映强烈的一批“痛怨怒烦”问题得到根本性解决。今年以来,投诉举报较2021年同期下降20.5%。